Tumblelog by Soup.io
Newer posts are loading.
You are at the newest post.
Click here to check if anything new just came in.

January 25 2017

January 06 2017

感謝

2010年開刀完之後,醫師說,如果沒開這個刀,這個瘤應該最遲讓我在2020年以前,腦子爆開(非原話)。 最近覺得,這件事也許沒那麼糟。畢竟,生活只有兩種,開心的,跟流淚的;仔細想想,這其實只是差異,無...

June 11 2016

機器

2007年8月5日 我忍不住想,如果父親不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天,選擇將自己變成一台機器,那麼事情會有什麼不同? 父親七月九號進入榮總十三樓的時候,雖然虛弱,但仍可以自在地說話,甚至可以感嘆地責罵我。七...

F

因為忘記了一件事,所以到信箱裡找舊資料,結果,在與F的對話中找到了答案。但完全沒有如解答出數學題的開心,反而是強烈悲傷襲來。 當初知道F過世的消息,我雖然馬上就流淚了,但心裡卻一片空白。這是我多年的毛...

March 26 2016

writing is either

distractionsetcetera:

image

or

image

there is nothing in between.

June 05 2015

April 17 2015

February 20 2015

8359 dc6a
很久以前就有這樣的幻想,想要轉開路燈,近距離把攝影機探進去,從那個角度,,應該就會看到路燈的燈罩裡面都是昆蟲的屍體,一群被光線吸引...

February 15 2015

1573 dea6
2014年3月21日晚上,皮茲出現不舒服的狀況,我們拼命查了各種資料,自行猜測是腎衰竭的徵兆,所以準備好明天一早就要去民生東路的醫...

February 14 2015

February 08 2015

8150 5fca
一直到了金澤,我才有機會見到James Turrell的作品。 之前曾聽說過James Turrell的 roden...

February 03 2015

春和溫泉沒有想像中好找。 從礁溪站下車之後,直接在手機上搜尋,然後往春和溫泉旅館走去,到了櫃檯才知道旅館跟大眾湯是分開的。google地圖上關鍵字「春和日式溫泉」才是正確的方向。於是從春和溫泉旅館左方...

春和溫泉沒有想像中好找。

從礁溪站下車之後,直接在手機上搜尋,然後往春和溫泉旅館走去,到了櫃檯才知道旅館跟大眾湯是分開的。google地圖上關鍵字「春和日式溫泉」才是正確的方向。於是從春和溫泉旅館左方的小路走去,然後從福崇寺的門口經過,就會看到一棟只剩下立面的廢墟,與上方招牌的「春和露天日式泡湯」。

這地方毫不意外地令人困惑。走進來時,無法分清楚哪裡是泡湯區,連入口在哪都找不到。我走到最裡面再走出來,才發現旁邊賣溫泉番茄的雜貨店就是售票口,繳了70元(無票無證,小姐只說可以直接進去了),再度往內走去,才終於找到同樣毫不起眼的入口。

春和溫泉有兩個池,池水從一座假山處的兩條水管流出。入口處的池水較涼,後方池水大約高三度。一眼望去果然又是常客聚集,自成一圈聊天。溫泉周圍是用鐵皮屋圍住,一半有屋頂、一半露天。露天的方向望去後方是礁溪山,近處有麵包樹與桂花。(那時心想,如果能有濃濃桂花味應該也不錯。)池邊除了洗滌區(水盆與小板凳,沒有沐浴用品),還有十張左右的白色塑膠靠背椅、白色無門儲藏櫃,後方還有一個門通往小便池。

這天雖然是週日,但沒有想像中人多。一個用塑膠袋包著的黑色收音機放著老歌,應該是常客自己帶來的。水溫有點偏高,即使是在這樣有點小雨的冬天,我還是只能泡五分鐘左右就必須上岸休息。如此數次,然後離開去買蔥油餅吃……

January 29 2015

以pitz為無線網路基地台名稱是我們的傳統。 昨天中華電信的dsl-6641k基地台開始出問題,重設了幾次依舊無效,於是半夜打電話報修。早上終於等到了遲來一小時的維修人員,直接換新機重新設定。技師隨口...

以pitz為無線網路基地台名稱是我們的傳統。

昨天中華電信的dsl-6641k基地台開始出問題,重設了幾次依舊無效,於是半夜打電話報修。早上終於等到了遲來一小時的維修人員,直接換新機重新設定。技師隨口就說:「無線網路要什麼名字?」我才要說話,他搶說:「最好不要用同樣名字。」我頓了一下,就指著牆上的海報說:「那就No Nukes吧。」

就這樣,pitz基地台在一個月不到,就跟著走了。

January 27 2015

前天水電行先生來修馬桶的時候,我問了經常在他店門口流連的那隻黑貓。他說,現在只是偶爾會來。今天經過水電行,在門口站了一下,想念起那隻眉毛在燈光下看起來像老頭、吵起來聲音沙啞聲嘶力竭的小黑貓。 除了皮茲...

前天水電行先生來修馬桶的時候,我問了經常在他店門口流連的那隻黑貓。他說,現在只是偶爾會來。今天經過水電行,在門口站了一下,想念起那隻眉毛在燈光下看起來像老頭、吵起來聲音沙啞聲嘶力竭的小黑貓。

除了皮茲,我沒有親手送過任何一隻貓。曾經養過的、代養的、暫時收留的,都在某個時間點消失,可能是換人養、被送回原主人處、逃走等等。也就是說,他們就是消失了。沒有死亡,沒有再見,如同生命中大部分的東西。

January 25 2015

搭著早上的寒氣,一股衝到了烏來。 按照網路說明在過烏來橋之後左轉,往桶後方向的啦卡路走,過了名湯溫泉之後就會發現御皇天池溫泉。到達的時候幾乎沒有人,空蕩蕩的停車場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進去之後,覺得這應...

搭著早上的寒氣,一股衝到了烏來。

按照網路說明在過烏來橋之後左轉,往桶後方向的啦卡路走,過了名湯溫泉之後就會發現御皇天池溫泉。到達的時候幾乎沒有人,空蕩蕩的停車場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進去之後,覺得這應該是目前最讓我滿意的溫泉。首先,沒有讓人不知所措的狀況,進門繳了500元,領到三條大小毛巾跟Locker的鑰匙。走下樓梯,看到室外池兩個,室內池兩個、躺椅約十張,以及蒸汽室及水柱區。最重要的,是桶后溪的山谷整個在眼前打開。

泡在42度左右的溫泉裡,只有四五位相互認識的中年人在聊著柯P。但因為在幾乎無界線的戶外,人又少,所以沒有被干擾的感覺。我帶著書、平板還有一瓶水進去。泡了二十分鐘就到躺椅區對著桶后溪曬太陽讀書(只有九點前可以明確曬到),身體漸漸冷了,又跳回溫泉裡。這裡的幾位常客帶著自己的浴袍在各種設施走動,反正我喜歡裸著走,所以沒差。如此在御皇天池待了兩個多小時,把一本厚書讀了四分之一,算是目前唯一能在大眾池安心讀書的溫泉。

有時覺得很矛盾,自己明明是個討厭規範的人,但在台灣的公共場合總是希望能有日式的那種建立在儀式上的公共性:洗澡的禮貌、洗澡的方法等等等。雖然說台灣的澡堂特色就是鬆散自在無管理(迄今為止的印象),最後只有一套建立在常客老鳥+敢做就行邏輯在運作,但對我這種其實自閉但喜歡大眾池的使用者來說,還是有些困擾。

January 24 2015

機車的電箱壞掉,所以到了台鈴的維修站,等的時候,決定去邊上的麵店吃東西。在這附近這麼久,似乎都沒來過這家店,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一直以為那是賣蚵仔麵線的攤子。今天因為真的要點東西,所以才看了招牌上的字:乾麵...

機車的電箱壞掉,所以到了台鈴的維修站,等的時候,決定去邊上的麵店吃東西。在這附近這麼久,似乎都沒來過這家店,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一直以為那是賣蚵仔麵線的攤子。今天因為真的要點東西,所以才看了招牌上的字:乾麵、油飯、羹。我點了乾麵跟貢丸湯。

這家店最特殊之處應該是可選擇性,點了麵老闆問要不要辣;點了湯老闆問要不要香菜。接下來三組客人都有超級客製化的要求,除了加麵加醋加貢丸或滷蛋,還有清湯換羹湯,甚至有隔對街水餃店拿自己的碗來裝。總之,是氣氛奇妙、附近同業鄰居都會光顧的一家提供客製化服務的早餐麵店。

January 22 2015

有些東西很難分清楚,過去那些我認為不夠堅持甚至鄉愿的部分,現在有時覺得其實是必須面對的時代需求。每個時代的人都有其特殊問題、特殊任務,若沒有認清這件事,所謂的「堅持」可能只是「動彈不得」的同義語。但那是...

有些東西很難分清楚,過去那些我認為不夠堅持甚至鄉愿的部分,現在有時覺得其實是必須面對的時代需求。每個時代的人都有其特殊問題、特殊任務,若沒有認清這件事,所謂的「堅持」可能只是「動彈不得」的同義語。但那是難分清楚的,總是事後證明的,於是就成了純粹的信念或個人偏好。可能我也只是不想順著水流方向飄動,只是如此。

January 20 2015

在麥當勞聊到之前找來的同事,深刻地覺得其實自己的個性不足以應付這樣的人。但今天有些累,沒什麼改進反省的動力

在麥當勞聊到之前找來的同事,深刻地覺得其實自己的個性不足以應付這樣的人。但今天有些累,沒什麼改進反省的動力

January 19 2015

在八斗子認識有趣的人,充滿熱情的企業家,在遇到自己家鄉的事情時格外小心。回來路上看了咾咕屋、福清宮,吃了花枝鏢跟海菜餅,簡單的食物,但有點激起一點情緒。

在八斗子認識有趣的人,充滿熱情的企業家,在遇到自己家鄉的事情時格外小心。回來路上看了咾咕屋、福清宮,吃了花枝鏢跟海菜餅,簡單的食物,但有點激起一點情緒。

January 18 2015

短短十幾天,我跟烏米的關係有了重大變化。 烏米跟皮茲的最大差異是:皮茲基本上把我當成同類(或者同輩),玩耍時會攻擊我,並不擔心被懲罰或斷糧;烏米則清楚知道我是人,對我與皮茲有全然不同的態度。我們兩個無...

短短十幾天,我跟烏米的關係有了重大變化。

烏米跟皮茲的最大差異是:皮茲基本上把我當成同類(或者同輩),玩耍時會攻擊我,並不擔心被懲罰或斷糧;烏米則清楚知道我是人,對我與皮茲有全然不同的態度。我們兩個無法玩耍,倘若我伸手或追她,她就翻身求饒。

這十幾天,烏米總試著對房子的每個門的試著叫叫看,也許未必是在幻想皮茲在門後,而只是尋找某個消失的東西的直覺動作。除此之外,烏米也開始一些奇異的行徑,例如把二十幾雙襪子全都藏起來。最核心的改變還是她開始跟我玩,會透過衣服輕輕咬我、會用手大力拍我,會有些短程追逐。

從共同生活的角度,烏米的改變親切溫馨;從哀悼的角度,烏米的反應是在沒有語言能力狀況下,對皮茲最激烈的思念。

Older posts are this way If this message doesn't go away, click anywhere on the page to continue loading posts.
Could not load more posts
Maybe Soup is currently being updated? I'll try again automatically in a few seconds...
Just a second, loading more posts...
You've reached the end.

Don't be the product, buy the product!

Schweinderl